新闻资讯

颗粒制造商必看!这些国家急需进口颗粒!

2017-04-13 09:31:22 admin 22

 木屑颗粒

虽然一些东中欧国家国内需求缺乏,但是木屑颗粒出口仍在攀升,刺激了邻近的供暖市场需求。

图片关键词

排名前五的最大消费国

根据欧洲生物质协会(AEBIOM)2016年欧洲生物能源展望,欧洲联盟的木屑颗粒生产在2014-2015年之间增长了4.7%,2015年生产了1410万吨。生产遍及成员国,其中最大的是德国(200万吨),其次是瑞典、拉脱维亚、爱沙尼亚和奥地利。欧盟消费的颗粒比其生产的多,2015年颗粒消费量达到2030万吨。其中1290万吨用于热量生产,2014-2015年间增长4.2%,尽管是连续暖冬和低油价。用于供热消费的颗粒可分为三个市场 - 住宅供暖(42.2%)、商业供热(15.7%)和热电联产(CHP)(6%)产生的热量。意大利、德国和法国是2015年住宅供暖市场最大的颗粒消费国。丹麦和瑞典也是供暖颗粒消费的前五大国家,但丹麦的大多数颗粒用于热电联产电厂,瑞典的用于商业供热设施。

 

颗粒数量显著增长国

虽然不是颗粒生产或消费排名前五的国家,但是东中欧成员国不断增加附近地区的供应,主要是住宅供暖市场。国内需求不大,但颗粒产量增长显著。东欧颗粒生产增长来自几个大型生产者、一些中小型生产者,其余的是每个国家不同生产能力分散的微型生产者。许多这些国家将大部分生产出口到更发达的颗粒市场。

01

波兰Poland

波兰的颗粒市场开始可追溯到2003年,几乎所有生产都是出口。从那时起,生产就增加了,除了轻微的波动之外,木屑颗粒消费也增加了。到2008年,装机颗粒产能已达到674,000吨,产量达到340,000吨。当时在波兰约有20家颗粒生产公司经营,其中大多数产能在30,000吨以下。在此期间,国内总消费量估计约为120,000吨,使波兰成为出口主导国家,现在仍然是。

2015年的生产能力从估计增加至120万吨,70个生产者,其中只有一半的年产量超过5000吨。根据波罗的海国家能源保护局(Baltic Energy Conservation Agency)收集的数据显示,波兰有6个年产能超过5万吨的大型颗粒生产商,有25-30个年产能超过5000吨的生厂商,以及有35个年产能低于5000吨的生产商。

大型颗粒生产公司包括Barlinek Inwestycje、IKEA、PPUH Fabich、Stelmet和Tartak Olczyk。波兰生产商主要使用针叶树种的锯屑作为原料制成颗粒,几乎专用于供热市场。在波兰,大约80%的颗粒生产分别用DINplus和ENplus认证或同时使用两个标准。“在过去三年,认证变得越来越重要,”波罗的海国家能源保护局发展主管Ludmila Wach说。2013年,5个生产商持有9个认证。现在,39家生产商有27个DINplus和18个ENplus认证。波兰的颗粒生产主要销往德国、丹麦和意大利。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显示,2015年,波兰向意大利出口了36012吨颗粒,近700万美元。 波兰从乌克兰进口大约90%的颗粒,还有一些来自立陶宛、白俄罗斯和俄罗斯。

不只有认证和生产增长了。自2008年以来,消费量翻了一番,达到每年约300,000吨,大部分(250,000吨)用于热力生产。在2015年,剩余的50,000吨在波兰用于热电联产厂和发电厂消费。Wach指出,没有专门用颗粒的热电联产装置,但是有几个小的---200到300千瓦(kW)区域供热项目。

波兰的国内市场仍然相对较小,因为煤炭仍然是主要的热源。“由于煤炭价格低,颗粒市场不太好,”Wach承认。“波兰降低排放的政策并不强烈。去年,一项新的防烟法规生效,并逐渐开始起步。“她补充说,有绿色电力证书,但近年来,证书价格大幅下降,这不再是一种激励措施。欧盟对生物质热源的资助是可用的,根据Wach的观点,一些城市试图在财政上支持锅炉的转换,以减少排放。波兰的消费者通常购买15公斤(kg)的颗粒,每吨颗粒的价格约为210欧元(220美元),包括增值税(VAT)。

02

捷克共和国Czech Republic

位于波兰的西南部,捷克共和国的颗粒市场也有许多类似的特征。该国在2004年开始生产少量颗粒(11,000吨),2007年增加到60,000吨。捷克颗粒协会(Czech Pellets Cluster)主席Vladimír Stupavský先生指出,2007年的快速增长,2015年生产的ENplus颗粒达到232,000吨(98%是ENplus A1,2%是ENplus A2),另外还有3-4万吨未认证的生产。虽然2016年的生产数据还没有公布,Stupavský说,“我100%确信我们在2016年木屑颗粒生产达到300,000吨。

捷克共和国有约20家稳定的生产商,只有5家生产能力超过20,000吨,前三大生产能力为每年50,000至80,000吨,其余每年生产5,000至10,000吨。 Stupavský指出,国内的大型颗粒生产商包括Mayr-Melnhof、Stora Enso、Pfeifer和Biomac。 颗粒主要由干净的云杉木屑制成,不含树皮(80%),其余为硬木、软木与树皮和木屑的混合物。 “最大的生产商是直接毗邻锯木厂的颗粒厂,”Stupavský说。“我们在未开发地区还有大约10家颗粒厂,5000吨的产能 - 他们被迫在公开市场上购买锯屑,锯屑质量参差不齐。

15家颗粒公司获得ENplus认证。 “没有ENplus,我们的生产商不能在西方市场上销售他们的颗粒,”Stupavský说。“只有几个小颗粒厂没有通过认证。他们只卖给他们的邻居。

捷克共和国的产量是消费的三倍。2014年,在199,000吨的产量中,有138,000吨主要出口到意大利、丹麦和奥地利。2014年,捷克共和国向意大利出口了56,815吨的颗粒,价值略高于1500万美元,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,2015年,捷克共和国到意大利的出口额翻了一番,达到116,776吨,超过2500万美元。 此外,捷克共和国每年销往德国数千吨。该国2014年进口25,000吨。进口颗粒主要来自乌克兰和白俄罗斯,通常未经认证和质量差,Stupavský指出。他说这些颗粒是卖给那些想要省钱,不介意锅炉脏的人。

2015年,颗粒消耗量达到约95,000吨,在五年内几乎翻了一番,从2010年消费大约50,000吨。2010年,该国有大约10,000个颗粒锅炉设备。几乎所有的木屑颗粒都是用于供热。木片和农作物用于较大的设施,如热电联产和区域供热机组。“我们是欧洲第一个将小热源生态设计融为一体的国家,”Stupavský说。“我们还降低了颗粒和煤球的增值税率。”

当被问及竞争热源,Stupavský说,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煤炭,因为它目前比颗粒便宜30%左右。价格因季节而异;在夏季,颗粒190欧元/吨,含税。在冬季,高达230欧元/吨。

总体而言,捷克共和国的颗粒市场由于其进口独立性而得到强大,但市场被廉价的煤和天然气削弱。

03

斯洛伐克Slovakia

斯洛伐克位于中欧,毗邻波兰、乌克兰、匈牙利、奥地利和捷克共和国。该国大部分面积是森林,使其成为发展生物质能源的理想市场,然而,斯洛伐克的环保意识仍然相当低,在国内几乎没有需求。根据信息平台“FOROPA Biomass to the Masses”区域报告指出,斯洛伐克颗粒市场始于90年代末,仍然相对较小。报告发现颗粒生产不稳定,取决于国际市场的状况(需求价格)。2012年,斯洛伐克的颗粒生产商生产80,000吨,出口约 30,000吨到意大利、荷兰和其他几个国家。像波兰和捷克共和国一样,斯洛伐克使用来自木材加工业的干木屑作为原料用于颗粒生产。根据最近的欧洲颗粒委员会调查,斯洛伐克2015年颗粒产量介于100,000至300,000吨之间。

Hans Comberg是斯洛伐克其中一个最大的颗粒公司myWood Pellets的CEO,该公司产能约15,000吨。大多数颗粒经营属于myWood Polomka Timber s.r.o.,公司,是一家有EN13377认证的模板材料和三层结构板的制造商。来自其板材生产的纯软木屑作为制造颗粒的原料。Comberg说:“为了生产我们的木模板,我们只使用干木材,因此我们不必浪费任何能源来干燥原料以生产颗粒。他补充说,使用这种干燥的原料和现场颗粒生产可以节省公司的运输和能源,从而实现低碳足迹。

据Comberg称,大多数颗粒生产位于木材制造业附近。“几乎每个在斯洛伐克的大型木材生产公司都有自己的颗粒生产,”他说。“这就是为什么扩展业务非常困难,因为所有的好地方已经被别人占用。”他补充说,只有少数生产基地没有一个相邻的锯木厂,因为原料的运输和物流成本都非常高。

Comberg说,在国内可能有五六个大型生产商,但其余都是非常分散的微型生产。 即使如此,斯洛伐克的颗粒工业正在快速发展,他说。“我们从2012年底开始生产,”Comberg说。“我们是第一家通过ENplus认证的生产商,现在我们在斯洛伐克已经有9家ENplus认证的生产商。 与国家及其居民的规模相比,这是相当多的。“Comberg估计,除了9个认证,有20到30个小生产者在自行生产。

认证对出口尤其重要,而大型生产商主要服务于这国际市场,因为斯洛伐克的客户很少。Comberg估计,“斯洛伐克80%的生产商主要向意大利出口颗粒。 “我们在奥地利、德国和斯洛文尼亚也有一些客户。”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显示,斯洛伐克在2015年向意大利出口了61,947吨木屑颗粒,约为1230万美元。

欧洲范围的认证有助于克服客户的偏见,Comberg指出这种偏见越来越少了。 Comberg说:“东欧的颗粒声誉不好,因为过去许多生产商在颗粒里面掺杂很多东西,例如塑料和其他东西,特别是来自俄罗斯、乌克兰和远东的。“这些颗粒来到欧洲市场,人们开始不想购买来自奥地利东部的颗粒,我想说,他们只是不相信它。

根据FOROPA的报告,2012年,斯洛伐克的国内年消费量约为50,000吨。欧洲颗粒委员会2015年的调查显示,供热颗粒消费仍然低于100,000吨。市场的缓慢发展归因于锅炉的安装成本相对较高,供热燃料替代品的价格较低。根据FOROPA的2012和2013年的数据,国家颗粒消费仅限于住宅(1,000户)或约100个小中型设备,年消耗量达3000吨。2013年春季,基于季节性和地区条件,斯洛伐克的颗粒物价格从每吨170欧元到210欧元不等。

供暖油和天然气是斯洛伐克最大的热源,Comberg说,这使颗粒供热市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。“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,但是对于德国、意大利,还有奥地利来说是更大的问题,因为许多人想改变他们的石油供热系统,现在在观望价格。即使这些系统已使用了30年或以上,他们仍在等待,“他说。

04

克罗地亚和匈牙利Croatia and Hungary

匈牙利和克罗地亚颗粒市场反映其他东中部市场,因为他们主要在欧盟出口供热颗粒。克罗地亚沿亚得里亚海有一条长长的海岸线,使与意大利的贸易最佳。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,克罗地亚在2015年向意大利出口了176,890吨木屑颗粒,总值近3000万美元。

2007年,克罗地亚市场刚刚开始,该国开发150,000吨颗粒产能,但实际产量只有40,000吨,其中95%是出口的。 根据Inteligentna Energija,一家促进国内可再生能源的商业网络。欧洲生物质协会2016年统计报告将克罗地亚列入100,000至300,000吨颗粒生产范围。目前,该国有14个ENplus认证生产商。 该国的一些主要生产商包括Drvenjača、Energy Pellets、Mundus Viridis,Spačva和Šišarka

根据匈牙利生物质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,匈牙利在使用可再生能源如生物质能方面落后于其他东欧国家。天然气满足了大部分国家能源需求。尽管如此,匈牙利的颗粒市场自2008年起步以来,逐渐增长。在那一年,6家工厂开始初步试运行,并开始以出口为目的生产。2009年下半年,颗粒炉和锅炉的安装数量增加,使国内市场开始发展。截至2011年底,共有11个中小型和2个大型工厂(年产能超过30,000吨),总年产能为126,500吨。然而,当年仅生产了约40,000吨颗粒。如今,根据欧洲生物质协会2016年统计报告,匈牙利的颗粒产量仍然每年低于100,000 吨。匈牙利目前有3个ENplus认证的颗粒生产商:Hungarian Biomass Recycling Ltd.,、 HEATING ZRT和Pellet International Kft。

颗粒厂通常位于可用的原材料附近,靠近森林,但是匈牙利东南部的一些生产者使用农业副产品作为其生产的原料。木屑颗粒主要用于出口,农业产品颗粒用于当地或家用。匈牙利木屑颗粒厂主要出口目的地是意大利、奥地利、斯洛伐克和波兰。2015年,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显示,匈牙利向意大利出口了约6,189吨木屑颗粒,约130万美元。

根据匈牙利生物质协会(HBA)报告,2010年,消费约15,300吨颗粒,其中约5,000吨是进口的。颗粒主要从乌克兰和罗马尼亚进口。同样在2010年,该国有300个住宅锅炉(小于50kW),75个商业锅炉(超过50kW)和2150个颗粒炉。在2010年,85%的家用电器是颗粒炉,因此颗粒通常以袋装出售。

不像电力市场仍然相当集中在少数成员国,木屑颗粒用于能源已经渗透到欧洲所有供热市场。尽管不是很大,但是以出口驱动的中东欧颗粒行业正在带动本土市场发展壮大。

图片关键词

公众号.jpg

扫描识别二维码,更多颗粒行业专业知识等你来看!

大器有为宣传页-绿底-网站.jpg